宠之四方_南岳云雾茶_五加皮酒_酱羊肉|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下坡风 > 正文内容

强奸犯VS受害女:让我再追你一次好吗?-纪实故事-

来源:宠之四方网   时间: 2021-11-25

一次酒后乱性,他强暴了心爱的女孩,为此换来5年铁窗生活,而女孩的命运从此也被改变得面目全非。一年又一年,他忏悔赎罪的心从没有改变,当绝症无情地缠上她,这个沧桑的男人挺身而出……

  1 冲动的惩罚,酒后乱性毁了别人毁了自己

  1996年9月,22岁的马涛从部队复员后回到家乡河北保定,进入一家机械厂保卫科工作。上班不久,马涛的激情就开始为一个叫朱慧的女孩燃烧。朱慧也是保定人,大学毕业后在厂广播站当播音员,她不仅嗓音甜美,而且人也漂亮。马涛知道,自己深深爱上了这个美丽女孩。

  马涛只有高中学历,而朱慧是大学生,这让他有些自惭形秽,只得把疯狂的爱埋藏在心底。马涛开始想方设法接近朱慧。见朱慧每天早晨都从宿舍走路到工厂上班,马涛故意经常骑着自行车来到她宿舍附近,然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说:“怎么这么巧啊,我们又碰面了,你坐我的自行车去单位吧。”矜持的朱慧连连摆手拒绝。“亏你还是大学生,怎么这么放不开?”见马涛如此真诚,朱慧只得坐上了他的自行车。心爱的女孩就在自己身后,马涛热血沸腾,心花怒放,一向骑车很快的他故意把自行车骑得慢悠悠的,为的是多享受一会与她在一起的时间……

  朱慧有时下班后还要在单位赶写稿件,马涛就以保卫人员的名义送她回宿舍。经过厂区后面那片漆黑的树林时,可怕的静谧让朱慧不由得头皮发麻,她下意识地拽住了马涛的衣襟。朱慧只是无意识的动作,却让马涛心里甜滋滋的。

  退一步是天使,进半步是魔鬼!

  就这样,马涛与朱慧越来越熟悉,当心中爱的岩浆汹涌澎湃时,情难自抑的马涛决定向她表白自己的感情。可朱慧一直把马涛当作同事,况且她上大学时就已经有了男友。

  朱慧的拒绝并没有浇灭马涛心头的爱火,相反,他对她的单相思越发炙热。白天在工厂面对朱慧,他还能保持平静:可晚上一回到宿舍,疯狂的思念常常折磨得他夜不成眠。

  次年5月,单位一个同事结婚,马涛和朱慧都去参加婚宴,两人碰巧坐在同一张桌子,因为高兴,他们都喝了些酒,马涛主动提出要送朱慧回宿舍。在回去的路上,马涛在酒精的刺激下,意乱情迷,自己心仪的女孩就在身边,如果和她生米煮成熟饭,她就不会拒绝自己了。马涛失去了理智,强行与朱慧发生了关系……

  兽行过后,马涛跪在朱慧面前,朱慧一把将他推开,踉踉跄跄地跑了西安市癫痫病的治疗医院……马涛自知罪孽深重,追悔莫及,第二天一大早,他主动去自首,结果被判有期徒刑5年。

  很快,马涛强奸朱慧的事在厂里传开了,各种猜测像洪水一样将她淹没。相恋几年的男友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狠心地向她提出了分手。不堪重负的朱慧辞去工作,离开这个伤心地,回到了乡下老家。

  马涛的强暴将朱慧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她整日以泪洗面。这样昏天黑地的日子一过就是两年。1999年底,一个远房亲戚为朱慧在衡水介绍了一个叫高晓斌的男人。高晓斌已经30多岁,家里一贫如洗,因此他并不计较朱慧的过去。朱慧和父母见过高晓斌后,虽然对他不满意,但也无可奈何。2000年6月,朱慧和高晓斌结了婚。

  2 出狱去赎罪,忏悔的心在女人苦难命运里颤栗

  与高晓斌组建家庭后,一度心如死灰的朱慧看到了生活的亮色,她决定重新开始自己崭新的人生。渐渐地,高晓斌恶劣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他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经常和一帮人聚众赌博。朱慧劝他,脾气暴躁的高晓斌根本听不进去,对她要么破口大骂,要么拳脚相加,经常把朱慧打得遍体鳞伤。

  不仅如此,朱慧曾被强暴过的事成了高晓斌心里的一根刺,一想到睡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曾被别的男人玷污过,他心里就涌满愤怒和屈辱!只要心情烦躁,他就会将朱慧暴打一顿。打骂过后,他又在朱慧身上疯狂发泄,把朱慧折磨得死去活来。

  丈夫的暴行让朱慧的心一片悲凉。她恨高晓斌,更恨马涛,如果当初不是他强暴自己,她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她的一切憧憬和梦想都被他毁了,朱慧恨不得杀了他!

  朱慧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而在监狱里的马涛又何尝过得轻松?他的灵魂和良心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谴责。他恨自己当初一念之差毁了朱慧也毁了自己。他不知朱慧现在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愧疚和痛苦促使他给朱慧写了一封又一封信,可寄到工厂后都被退了回来。

  2002年7月,马涛刑满释放,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去看望朱慧,当面向她忏悔,求得她的谅解。来到曾经工作的工厂,马涛才知道朱慧在出事不久就离开了,没有人知道她现在的下落。马涛并不甘心,辗转找到了朱慧的父母家。当朱慧的父母得知眼前这个面容憔悴的男人就是当年毁了自己女儿的强奸犯时,朱父狠狠扇了他两个耳光。

  捂着火辣辣的脸,马涛一下在朱家父母面前跪了下来。朱家父母哪里听得进去他的解释?将他赶哈尔滨癫痫专业医院出了门。

  得不到朱家父母的原谅,马涛心头仿佛压着一块千斤磨盘。可生活还得继续,他借钱在保定服装市场租了一个门面,做起了服装批发生意。由于他勤奋努力,用心经营,服装生意很快红火起来。

  处境的改变并没有让马涛沉重的心有片刻的轻松,他一边做生意,一边四处托人打听朱慧的消息。见他30多岁还孤身一人,好心人为他介绍对象,可马涛觉得自己的心债还没偿还,根本无心恋爱。

  2004年2月,马涛终于得知了她的消息,听说她草率地嫁了人,现在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马涛心都要碎了,这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啊!这天晚上,马涛喝得酩酊大醉,边流泪边忏悔……

  第二天,马涛托朋友帮忙打理服装店,他登上了开往衡水的汽车。当他辗转找到朱慧家时,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朱慧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清纯靓丽、活力四射的女孩了,她面容憔悴,眼里蓄满忧伤。马涛心痛如割,他心情复杂地叫了一声“朱慧”,流着泪再也说不出话了。这时朱慧也认出了他,扑上来拼命撕打,马涛一动不动,任她把自己的脸抓出一条条血印。马涛哽咽着说:“对不起,当初是我一时糊涂,我不是人,让你受这么大的苦。我这辈子欠你的,如果你有什么困难,我哪怕卖血也要帮你……”说完,他流着泪离开了。

  当天晚上,从外面打牌回来的高晓斌得知马涛竟然找上门来了,屈辱的怒火又在心头熊熊燃烧,他一把揪住朱慧的头发便往墙上撞,边撞边骂:“你还知不知廉耻?那个畜生从监狱出来,你们又搞上了,你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鲜血顺着朱慧的额头流了下来,染红了她的衣服,她一言不发,她知道,对这个心如蛇蝎的男人来说,任何解释都无济于事……

  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活活被高晓斌打死。第二天,朱慧回到娘家,在父母的陪伴下,来到法院起诉离婚。这年6月,朱慧与高晓斌解除了婚姻关系。朱慧回到了娘家,与父母住在一起。

  得知朱慧离婚了,马涛犹如万箭穿心,他没想到,自己当初走错了一步,会将一个人的命运改变得如此面目全非。他常哭着问自己:“我如何才能向朱慧赎罪

啊?”

  3 走过恩怨情仇,执著深情赢得沧桑爱情

  2006年2月,朱慧突然感到全身乏力,精神萎靡不振,全身开始浮肿。刚开始,她以为是由于自己长期心情郁闷所致,过段时间就会恢复。可谁知情况越来越严重,到后来发展到吃癫痫病如果反复的发作是不是有很多的伤害饭时连拿筷子都感到吃力。父母慌忙将她送到医院,检查的结果让一家人欲哭无泪:朱慧患上了尿毒症,必须及时换肾,否则有生命危险。

  医生告诉朱家父母,换肾费用最少需要20万。20万,像一座山一样压在他们心头。朱慧自从从机械厂辞职后,一直靠四处打短工维持生活,离婚时更是净身出户,身边没有任何积蓄。朱家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早已退休,他们能拿出来的,也就是两三万养老钱。

  想到家里的情况,朱慧心如死灰,拒绝治疗。父母老泪纵横:“再苦再难,爸妈也要想办法为你治病啊!”

  就这样,朱家父母一边将女儿送进医院接受前期治疗,一边想方设法筹钱。3万元养老钱拿出来了,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遍了,可离20万元依旧相差甚远。走投无路的朱家父母开始变卖家里的东西。那天,朱母在街上变卖家里的冰箱,为了尽快脱手,她在冰箱上贴了一则令人心酸的启事:女儿患上了尿毒症,需要费用20万元,爹妈无能,只得变卖家产,希望好心人多给几个钱……

  这一幕,被去市场买菜的马涛看在眼里,他的心一片冰凉,朱慧的命运为什么如此多舛?他委托自己的邻居,花3000元的高价将那台旧冰箱买了下来。可他的心依然没有片刻的轻松,朱慧得了尿毒症,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自己不是一直想向她赎罪吗?

  第二天,马涛来到朱慧所在的医院,一进病房,朱家父母就把他往门外推。朱家父母的态度,让马涛不禁悲从中来,他哭诉了这些年来心头的愧疚,他告诉朱家人,因为心灵无法安宁,这些年来他一直不敢找对象,不敢结婚,他希望朱家人能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让他帮助朱慧,以救赎他的灵魂。

  马涛字字带血的哭诉,让朱家人沉默了。得知朱慧的换肾费用还差十多万元,马涛郑重地告诉朱家父母:“我曾经毁了朱慧,现在我要挽救她的生命,这笔钱由我来出。”朱家父母都是善良的人,虽然憎恨马涛,但见他如此诚恳,也就原谅了他,但他们没有理由接受马涛的帮助。

  见朱家父母终于原谅了自己,马涛沉重多年的心终于有了一丝轻松,他告诉朱家人:“在生命面前,一切恩怨都无足轻重,现在什么都别说了,救朱慧的命要紧!”一直心如死灰的朱慧感到了这个男人的真诚善良和有情有义,平心而论,他并不是个坏男人,当初他也是酒后一时冲动啊,这些年来他已经为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是的,马涛说的对,没有什么恩怨比生命更重要,想到这里,她决定接受他的帮助,她告诉父小儿在睡觉中抽搐是什么原因?母:“爸爸妈妈,他是一片好心,现在就当我们向他借钱,等我病好了,我们慢慢挣钱还他。”朱家父母还能说什么呢?他们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

  马涛愿意捐出自己的肾,可并不匹配,马涛把自己的全部积蓄拿了出来,依然不够,于是他低价将服装店转让,将17万元送到了医院。2006年5月,医院终于为朱慧找到了合适的肾源,决定为她实施换肾手术。在长达8个小时的手术时间里,马涛和朱家父母一直守候在手术室外,紧张得全身是汗。

  虽然手术很成功,但医生告诉他们,朱慧只有挺过3天的排斥期,才算真正平安无事。3天仿佛3个世纪那么漫长,马涛每天只吃一顿饭,一直在重症室门口等着,默默地为朱慧祈祷。

  漫长的3天终于过去了,朱慧挺过来了,那一刻,马涛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望着马涛憔悴的面容和红肿的眼睛,朱慧心里五味杂陈。

  由于服装店已经转让,马涛只得去替别人打工。每天一下班,他就匆匆赶到医院照顾朱慧,每次都给她买来新鲜水果,削好皮,用牙签插好,看着她吃下。然后,他坐在朱慧的病床边,给她讲外面的新鲜事。只要朱慧一皱眉头,马涛就紧张得不得了,调动全身的幽默细胞逗她开心。

  马涛的所作所为,点点滴滴都被朱慧收藏在心头,渐渐将她多年积聚在心头的坚冰融化。透过这些点滴,她看到马涛沧桑的外表下包裹着的金子般的心。其实,他已经为自己当初的冲动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完全可以不管自己,没想到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他会挺身而出!这是一个重情重义、有责任心的男人啊!

  两个月后,朱慧出院回到家休养,马涛一如既往地去看望她。从死亡线上游走了一回的朱慧,对人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她变得更加宽容、平和,与马涛点点滴滴的交往,架起了心灵的桥梁,她的心开始为马涛跳动。而马涛这些年来,一直还默默地爱着朱慧,见她对自己的态度改变了许多,2007年2月,他终于鼓足勇气,认真地对朱慧说:“如果你不嫌弃,让我再追你一次好吗?”百感交集的泪从朱慧的眼眶涌出,她点了点头,两颗沧桑的心紧紧贴在一起……

  2007年7月28日,马涛和朱慧举行了婚礼。面对众多前来贺喜的亲友,马涛和朱慧宣布:“我们走到一起不容易,今生今世都要不离不弃,白头偕老!”热烈的掌声响起来,为这对新人祝福,为他们沧桑的爱情祝福……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疗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的排名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好治吗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