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之四方_南岳云雾茶_五加皮酒_酱羊肉|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下坡风 > 正文内容

绿叶倾诉(雨声声)第十八章:疲惫之躯

来源:宠之四方网   时间: 2020-10-20

  春去秋来,花开花谢,时间在指尖滑过三年。几年下来,梅雪一如既往地将心扑在保险事业上,那辆125摩托车一直穿行在山村辟野,风里来,雨里去,经她投保的客户达上千人。目前,团队已发展到了近三十人的团队,她的全部精力投放在团队的管理,培训组员,解决疑难复杂问题上,努力提高全队业务人员的素质,有效完成各项任务。几年来,曾多次被评为最佳营销员和团队管理人,荣耀的光环,是越戴越多,有谁知道,她付出多少?她散下的泪有几多?
  过度的奔波操劳,梅雪的身体壮况明显差了很多,工作包中常常带着各类小药,揣些止痛片,有时去百里外的山区做宣传,一呆就是四五天,疲劳的她,从没有想过自己好好休息一下。李明扬曾多次见梅雪在自己开的车子上打呼噜,他感觉到她真得很累,否则在巅坡的车子上,又是如何酣睡。他看在眼在,痛在心里。
  只从梅雪的我儿子军军去了外地读书,李明扬与梅雪每月中旬都要来看望他一次,转眼间,军军也长到与李明扬不差上下了,嘴角上也不知不觉也长出毛茸茸的胡须,说话也像爷们了,只是那脸面上还带有三分的幼气。每次李明扬与梅雪去校看他,同学就说:“强军,你爸妈又来看你了,又给你送吃的了,你好幸福了。”同学们一派羡慕声。有时李明扬听到自觉不好意思。而军军呢,就当着同学们的面就说我爸,我妈,怎么怎么地好,只让李明扬听了,满面异彩风扬。
  这不,军军刚考完中考,回来过暑假,还是与母亲偎依在那十几平米的小屋内。儿子一回,梅雪就弄这,弄那,让儿子多吃饭,生怕儿子瘦。这天下做母亲的都是一个德性,生怕自己小孩瘦了,似乎胖,就是对身体有利,就是好。而李明扬呢,也更多地关心军军,尽量让他感觉到,父爱般的温暖。三天两头上来,总是带些军军爱吃虾,鲑鱼上来,还亲自下橱,也让梅雪在繁忙的工作中松懈一下,吃上自己为她做的饭菜。
  今儿,李明扬,早早地将场里工作处理完,上来后,就到刘副局长那里汇报好工作,急候候来到梅雪住处,军军一见,开口就叫:“叔叔,你来了。”
  “哎”李明扬见军军把床被子掀了,光秃秃板床当起了桌子在画画,忙说:“军军,你在画什么啊,弄的家里这样乱,拿给叔叔看看。”李明扬放下工作包在说。
  “没画好呢。”
  “我看一看”李明扬将头探过来一巧,说:“你小子不赖啊!还会绘画啊!我怎么看像是在画你……”你明扬打住。
  “画出来,你看像不像一个人。”
  “好,你画,我来做饭,今天烧我最拿手红烧鲑鱼给你吃,怎样?你可要画的像一点啊。”李明扬边说边系上围裙。
  “放心吧,不像,我不吃才行吧!快烧吧,我想吃,嘿嘿!”军军跟李明扬鬼笑着。
  李明扬从心里就爱军军那天真无邪的可爱样子。
  李明扬忙活了个把小时,将饭菜烧好,又将那巴掌大的房间整理了一番,看军军在绘画,就等待梅雪回来就餐,没想到左等右等,不见梅雪回来,索性就打通了梅雪的电话,见电话那头长时间无人接听。就问:“军军,妈妈说过今天下乡吗?”
  “没有啊,她说今天中午会早点回来做饭呢。”军军在若有所思地说。“终于画好嘞!怎样,快过来看一看,像不像你的梦中情人。”军军嘻嘻哈哈地说着。
  “好啊”现在年轻人有个性,想一想自己大学也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现在,在年青人的嘴上当儿歌唱,是自己老了,跟不上时代节凑了,李明扬心里自嘲地想。
  李明扬笑的嘴有点合不上,“快,快,我来看看。”李明扬忙站起身,眼睛通过镜片跳到床上,他一个箭步窜上,拿在手上,他被画中的形象,而震撼,这小子真不赖,尽然有如此绘画的天府,画面上的人物是栩栩如生,他在捉摸,画境是什么呢?
  “像不像你梦中的情人,害羞不好意说,是吧?”军军见李明扬不作声,以为他真的不好意思说。
  “小鬼灵精,脸蛋画的像及了。”李明扬,不好意思说画的像及了你妈,又怕军军挑明情人就是梅雪。
  “叔叔,看不出你还真是老古董啊。”军军看李明扬,只是笑而不言,直说:“我问你癫痫药经常吃对身体有害吗,画的可像你情人啊?”
  李明扬,一把勒住军军:“臭小子,像,像,像,行了吧,你说,你为什么将你妈身上衣服画成这样啊,还有那小孩手里举着的?什么意思啊?”
  “看样子我要给你好好来上上课,不然你当不了我的准爸。”军军调皮地说。
  “为了当一个合格的准爸,我一定虚心听强军老师的。”李明扬打趣地说。
  “现在就委曲你了,叔叔,什么时候合格了,就叫你老爸,如何?”
  “小子,听你的行吧,快说啊,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啊。”
  “我这不是给你在指路吗,年年如此,一点不进步,你就不急吗?好了,言归正传。”军军在外面读了几年书,嘴吧一下子出来,连梅雪有时也感觉,是不是父亲遗传因子传给了他。
  “叔叔,我最深的印象,是我妈穿着淡黄色有小花的连衣裙,系着白色围裙,长发很飘逸哦!给来往客人下面条,那时我放学回来,我总喜欢跟我妈嚷嚷,她见我嚷,没办法,只好拿钱给我,我呢,买了糖糊葫后,就美兹兹,在旁边边吃边看我妈下面,那时,有些人跟我现在差不多高吧,总是喜欢我妈下的面条,我一看见就不爽,叫什么‘小娘子’,我妈还一面笑,一面下面条,我就呆呆地看着,这印象我最深。我妈回来,这画可不准给她看到,不然她说我在丑化她的形象呢,你看。”军军用手指了指画中的头发。继继续说:“她的头发,我可是非常认真画的,现实中,她从来不准我碰她的头发,有时我有意碰一下,她就说:‘军啊,一不准碰妈的头发,二不准碰妈养殖的兰花’你又忘了啊!”
  “军军,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呢,你妈还有这两大不为人知的怪癖啊!”
  “是哦,你看,我这个老师咱样,告诉你了啊,你想让她笑或怒,你就冲这两个方面去发展:想她高兴,就买兰花,她最爱兰花了,若想让她生气,就去有意地碰乱她的头发。叔叔你也追了五六年了,还没追到手。”说着,说着,军军好像想起来什么,那小脸拉的老长,像突然间长大似的,说:“我真想长大,能为我妈挣钱,我不想我妈再为我奔波了,我妈老了。所以我想我妈年轻。”说过,一丝淡淡的愁容,显露在他那还有三分幼气的脸上。
  “嗯,军军长大了,也懂事了,叔叔为你高兴,叔叔很想成为你和你妈间的一分子啊!”李明扬用手拍一拍军军的肩膀,很诚恳地说。
  “叔叔,我这里一关早就通过了,你要抓紧时间啊,我妈可是比你更古板的人啊,嘿嘿,叔叔,我真想吃了,你烧的鱼就是比我妈烧的鱼好吃,我吃嘞?”
  “别嘴偿,再等一会,待你妈回来一起吃。”话音没落,一阵萨克斯回家的曲子响起,这是李明扬新买的手机里的铃声,他赶紧拿起,一看是梅雪,迫不及待地说:“雪儿,你在哪里?”
  电话里很快传过来:“你好,请问你是她的家人吗?”
  “我不是,你是谁?她呢?”李明扬接听电话声音,有点焦急,军军在一旁问:“叔叔,妈妈怎么了。”
  “是这样,我这里是医院,一位昏迷的女同志,刚被一位好心人送到我们县医院来,正在抢救。”
  “什么,好,好,我马上来。”李明扬赶紧放下电话,“军军,快走。”急着拉着军军就跑出外来,急忙开动他那普桑,迅速赶往医院。
  李明扬,大步地跑到医院,见急救室内医生们正在给梅雪实施急救,全身插满了输液管,输养管,好几位医生护护士们在忙碌。
  从小没有见母亲这般样子的军军,站在急救门口,撕喊着,“妈妈,你怎么了,怎么了,说话啊,妈妈……妈妈……医生,医生,一定救救我妈妈,妈妈……我是军军……”
  此时过道上围观了很多人,人们在七嘴八舌,看见军军在嘶叫。
  “孩子啊,别哭,别哭,医生正在抢救呢。”
  “听人家说,是昏倒在路上,被一个好心人送来的。”
  “没见到身上那儿破,没事的,可能是疲劳了。”
  “是保险公司的梅经理,我听过她的培训课,讲的好啊!但愿她,吉人只有天相,她能醒来。”
  走廊上什么样声音多有。李明扬迅速找到主治程医生寻问。
  “我们治疗癫痫很长时间却病情没有好转,这是为什么?在抢救中发现病人有极度的贫血性心脏病,今天可能加之疲劳过度,而昏厥。幸好被送的急时啊,再迟来几分钟,华佗在世也无济于事啊!”
  “太谢程医生,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醒来就好。”李明扬语无伦次地说。
  “像这样病人是不能过度劳累的,你是他老公,应该多买点补血的营养品给她吃啊!”
  “我,我,哦!哦!”李明扬分明自己不知怎样回答,但他没有说,而是默认。此时心底升起一股潮热将自己喉咙堵塞,眼中布满泪花,他将那双厚实的大手,重重地把脸摸了一把。
  “军军,军军。”李明扬在叫军军。
  “叔叔,叔叔,我妈现在怎么样了?”
  李明扬,将军军抱在怀中,“军军,会没有事情的,她太累了,让她睡会儿。”李明扬,将军军紧紧地抱着。两个男人,一大一小,非父子,胜似父子,彼此听到哽咽声,相互感触到身体在颤抖!在碰撞!……
  几年下来,军军与李明扬间的亲密似父子一般,特别是李明扬,对军军的感情,早已经超出强松平做父亲的感情。每月工作再忙,他也要开车陪同梅雪去看望军军。到是强松平,似乎忘记了自己做父亲的责职。儿子暑假回来,梅雪提醒强松平给儿子一些做父亲的温暖,不要让未成熟的儿子心里留下些阴影。
  强松平知道自己的老同学李明扬,对自己老婆的那份痴情,是越来越浓、越深。一次,两个人在喝着啤酒慷慨激昂地说:“明扬,看样子还是你与梅雪有缘,我与她彻底没戏了。你就等待我们离婚吧!”
  “一日夫妻百日恩,千年修得共枕眠,还是你有缘,而我与梅雪只不过是走在人生路上,两个彼此并肩的人。来喝酒,不谈那事,不过你呢也多关心你的儿子吧!”李明扬低调地说。
  “大了,跟我也没话可说。走到今天这步,责任在我,唉!”强松平两眉间流出一丝愁容。
  强松平三瓶啤酒下肚,似乎酒兴才上来,还要李明扬倒酒,李明扬,知道他能喝酒,端上酒杯就放不下的人,于是将自己啤酒杯倒满,最后剩下一点的倒给强松平。
  “哟,在我面前呈强,在社会混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当年在校时绅士风度,还没个学会叼钻,这年代,像你这样的人渐渐成为古懂,你那涵养,我今生恐怕是学不出来了。”强松平酒后,话更加多,分不清那句真那句是假。
  “松平啊,我可没有你雄心壮志啊,听说你目前有望升职啊。”李明扬,很直率地说。
  “我才不想去西南边陲穷山沟,挂一个吊乡长。”
  “你想到?”李明扬准备说。
  “我还在找人,看能不能就近一点。”
  “来,我提前预祝你高升。”李明扬端起一大杯啤酒,先喝为敬地一口喝完,他不胜酒力,连说:“我不能再喝了!”
  “不能喝,还要死撑着喝,剩下几瓶归我了。”强松平,很爽直地说,好像强松平想起来什么,忙问:“哦,我问你,大前年最后一次福利分房,你弄到没有?”
  “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我随便问一问。”
  “我没有分到,更何况我也不常上来。”李明扬话意思,我要那房子,也没人住,自己一个大人。李明扬洒喝的过猛,酒劲上来,涨得他脸通红。
  “局里分配的时候,你没有?”强松平,自己忘记了,当时分到最后只剩下两套,是根据年限,还有个人表现来分配。他是多年先进个人,无人与他抗衡,理所当然分到房子。
  “你有?”
  “我是分到一套,目前正在装修。”强松平好像在思考着说。
  “你打算让梅雪搬进去吗?”李明扬一付正事的样子说,两眼盯着强松平。
  “你别盯我看,我没钱装修,装修钱全是秀秀出的,她还有一个女儿在上大学,经济负担不轻啊。”
  李明扬又拿起啤酒,将自己杯子倒上,猛地一口又喝掉,气冲冲地说:“你是一个极不负责的人,让今天的梅雪,还有陈琳,都受到重创。”
  “也,也你还怪起我是吧!”
  “你说你这些年对梅雪公平吗?她一个人拉扯你的儿子,你给了她们多少的夫爱,和父爱?”李明扬接着喝酒一股脑说出。小儿癫痫病有什么初期表现r>   “你那知道啊,当年我不同意她去读书,她偏要去。后来,我与秀秀就好上了,你说我怎么办。”强松平为自己找着理由。
  “可梅雪就不知道啊,她肯定知道,人家没有怪你,你呢,我实在看不惯你对梅雪那般冷落,我真的很心疼她。”
  “不是很好吗,有情人终成眷属,当年我要把你的信给她,她肯定会选择是你。想一想今天你对梅雪还是这般痴情,实感觉你情真意切啊,拜托你了,对我儿子可要好点。”
  “当年不是你提起梅雪,我也不会一往情深暗恋上梅雪,当我无法得到梅雪时,我便把婚姻当成了儿戏,轻意与陈琳结了婚,导致她没结婚就流产,婚后发现再也不能生育,她恨我入骨。你说你可是罪魁祸首?”李明扬气呼呼地说,由于啤酒喝的过猛,弄的他直打饱呛。
  “我罪魁祸首?谁让你爱的不能自拔,女人那么多,你自找苦。”强松平是一个放荡惯的男人,他才不管李明扬的感受。突然问:“那女人现在还在你场里?”
  “出了那事情,她不愿意再看到我,坚决要离婚,随后就嫁了一个外地比她大26岁富商。”李明扬一面喝着涩涩酒,一面不爽提起说。
  “你小子不说,我们还以为你,你,哈哈。”强松平哈哈地笑起来。
  “什么好笑,幸灾乐祸,是吧?”李明扬用眼瞪着强松平说。
  “呃,明扬,说真话,我们大家都以为你老二,那个,不好使呢,哈哈。”
  李明扬这才听明白,夹了一口啤酒,嗤之以鼻骂到:“你们这些个龟孙子,真想得出来。娘西匹,脑子什么样子,你不知啊!”
  “明扬,你别想歪了,别人不知,我还不知?咱俩睡在上下铺,当年你那劲上来没把床震翻,咱们宿室几个,算你绘地图最勤了,哈……”强松平唏哩哗啦直说,当年两人睡上下铺时的冲动劲,直笑的摇头摆尾
  “谁跟你提当年的事情了,喝酒,喝酒。”李明扬,接着酒劲上来,脸红到勃子,看样子是真酒多了。
  那一夜,李明扬歪歪斜斜地住到梅雪附近的一家私人旅馆里,在酒精的作用下,一个男人终于将埋在心底的话,呼了出来,“雪儿,雪儿,”这是李明扬在半醉半醒中拔打梅雪的手机,这是一个男人,渴望那久违没得到抚慰伤口的呐喊声!
  “明扬,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在哪里?”梅雪第一次听到李明扬如此这般嘶叫,她问清了,敢忙起身,见外面正下着浅秋时节的蒙蒙丝雨,她也不顾,立刻跑着小步,赶到旅馆。
  进门一看,见李明扬和衣躺在床上,嘴里不停地叫:“雪儿,我爱你,雪儿。”
  梅雪知道,李明扬在外多喝了酒,穿着贴身的白色衬衫,被丝丝小雨淋的有点贴在身上,于是将那衣服抽出一步裙的处面,显得空荡一点。也不管自己头发的潮湿。用手摸了一把脸,忙倒来开水,用嘴吹了吹。李明扬本来就个高,躺下后,梅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李明扬的头搬起,接着自己坐着在床边,将他头靠在自己胸前,叫着他,喝了几口水。喝完水的李明扬嘴里还在不停地说:“雪儿,你来了,我想你,想你。”手不自觉将梅雪抱住,浓浓酒味直袭向梅雪的鼻中,梅雪没有躲避,没有挣扎,重重地被李明扬抱倒在床上,两人久违的情爱,似干柴加烈火,肢体在那席梦思床垫上舞动着最美姿态,下面的弹簧也发出和谐的拌凑声,两人一阵激情似雨后,双双摆托情的缠绵,这也许就是过来人的理智。此时,梅雪静静地偎依在李明扬身边。李明扬用手摸着梅雪的头,这才发现梅雪的头发潮湿湿,嘴不利索地说:“雪儿,外面下雨了?”
  “是的,明扬,小蒙蒙雨。”梅雪细声地说。
  “时间过的太快了,雪儿,你还记得那年省城车站吗?那时我看见你湿湿的头发,象似水里冒出的丑小鸭,身体象挂钩似得,而今又见你这湿漉漉头发,我真得好心疼,我不能再让你受苦了,我一定要让你快乐,也有房子住,离开那潮湿的结构层屋。”两只手抚摸着梅雪的脸。
  “明扬,你酒多了,你对我好,我心里明白,几年来,有你陪伴在我身边,我很幸福,军军不在孤单,不在感觉没有父爱,让我们永远心相爱,永相随。”边说边流着泪。
  “不哭,不哭,雪儿,过一江西癫痫病医院时间,我来给你买套房子。让你好好享受生活,雪儿。”李明扬半醉半醒捅着梅雪,用舌尖添着梅雪满脸的泪,梅雪没有挣脱,而是顺从偎依在李明扬宽厚、温暧的怀里,让自己身上湿气渐渐地散发。
  两个人静静地躺着个吧小时,梅雪起身打来热水,将李明扬的外衣,鞋子给脱了:“你脱掉摆,好好擦一下吧。”似一李明扬将长裤也脱掉。
  此时的李明扬,啤酒也醒的差不多了,说:“雪儿你回去吧,我自己起来洗。”
  你就躺下吧,别动,就让我为你服务一次吧!
  李明扬不好意思将自己腰带松了松,不好意思地将长裤脱下,傻傻地笑:“嘿嘿”
  梅雪将李明扬的眼睛摘了下来,李明扬的两只细长的眼注视着梅雪,嘴角上只挂着傻笑。
  热热的毛巾,摸擦着那张四角分明中年男人的脸,可能是两个太近或是相爱太深的人走在一起时的灵犀,梅雪擦着擦着,心潮澎湃,只听到,李明扬,哽咽地说:“雪儿,我,我,好舒服啊,雪儿,我从没感受过的舒服!”你明扬的两只手再一次抱住梅雪露在短裙外两只白腿,
  “明扬,别傻了,翻下身帮你擦下背,让你舒服够。”李明扬顺从地将手松开,侧过身去。
  梅雪像一个体贴入微的妻子,服侍着李明扬。
  “我去换点水,再给你泡下脚。”
  梅雪再次打来水,拎一把热热的毛巾,递给李明扬小声说“你擦下吧,住在外卫生还是要的。”
  “小气,服务倒底啊!”一丝狡黠的笑。
  “装酒多,下次才不上你的当了。”她抿着嘴角笑,心里却升起是多么喜欢眼前这个男人,
  见梅雪抵头一声不啃,李明扬忙问:“雪儿,你在低头想什么啊!”
  “我,我在想,在想,在想你的身体好棒。”说完那脸红的像块红布。她的身体已经好多年没有男人挨过,时下突然间这么健壮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她怎能不想入非非。她在控制自己身体不要升温。
  李明扬,穿着背心,下面脱掉长裤后只穿着三角内裤,那内裤被雄性肌肉撑得要炸开似得。此时的李明扬,分明在展示男人最伟大的堡垒,梅雪没有抬头,将身上转过,李明扬也是一个讲卫生之及之人,接过毛巾草草地将那堡垒内轻轻抹摸一便,“雪儿,好了,转过来吧!”
  梅雪见他还专门再用裤子盖住自己堡垒,轻声念道:“假正经”低头红着脸在笑。
  “嘿嘿,嘿嘿。”李明扬只知道望着梅雪傻笑。
  梅雪也不啃声地继续给他擦洗腿和脚。
  就这样两个过来之人,谁也不想将男人女人间那层薄纸捅破,他们心里清楚,他们是这世界上最完美最投缘的两个人,注定着今生有缘!
  ……
  此时的梅雪静静地躺在急救病房里,时间以过去五个小时,还不见梅雪醒来,李明扬,心也急骤起来,他又跑到主治医生那里问及梅雪病情。
  “以往也有人出现这样的情况,后来病人也有醒来的。李先生,你安心等待吧,看一看48小时内可醒来,如果不能醒来,我们会调整治疗方案的。”
  李明扬看到如此情况,就想打电话给强松平,看一看他是什么态度。
  “军军,要不要给你爸爸打一个电话?”李明扬想到问题的复杂性,这可是大事情,应该让他知道。
  “我不想打他电话,他从不管我妈的。我没有他这样爸爸”军军带着情绪说。
  “军军,我来打,看你爸怎样说。不然以后你爸知道会怪我们不通知他的,明白吗?”这样李明扬打通后,很含蓄地把梅雪昏迷做了简单一说。
  “明扬,我现在正在浙江考察,你也知道,乡镇事情特别的多,不同林场,有劳你,辛苦你了,回来见。”强松平连一句多话也没有,匆匆就给挂了。
  “你爸现在是岭南镇的镇长,正在浙江考察呢。”
  军军像是没听到一样。“叔叔,我妈没事情吧!”
  “傻孩子,妈妈累了,就想睡一睡。”李明扬说给军军听,实际上是自已宽慰自己的心。
  李明扬,和军军将梅雪的手一人捏一只手,四目眼睛,注视梅雪紧闭的双眼……
  续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