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之四方_南岳云雾茶_五加皮酒_酱羊肉|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祁红茶 > 正文内容

爱是不能忘记的

来源:宠之四方网   时间: 2020-10-20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
  
  从2007年,或者是在更早的里,我一直穿梭在医院里,我知道西宁的几家大医院做各项检查的精确诊室,就在省医院,从旧的住院部大楼的1—6楼到新修的住院部大楼的16楼,我几乎是跑遍了。熟悉的好像到了自己的家一样。
  
  二姐在前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有病了,右腿疼的厉害,以为自己感冒了,就在县城的医院一直打吊瓶。总是不见好转,单位放假的时候,二姐来到西宁的家里,还是以为感冒总是不见好,又在社区诊所打吊瓶,后来,右腿疼的实在支持不了了。在社区医生的建议下打了一支腿部的封闭针。就在家人在大东门餐饮城聚会的那天,由于病情严重,二姐全身发抖不能说话,在车里休息了很久才可以乘电梯上楼和家人一起进行了最后一次的聚餐。
  
  之后的日子里,二姐就住进了省医院。右腿好像出了毛病,时断时续地疼着,甚至走路也受到了影响。起先,住在省医院的血液科,因为二姐发烧、血小板降低,血色素降到了4,平常人的血色素指数是12。就在血液科住了将近一个月,做了几乎所有的机械检查,还培养什么细菌以观察病因,花去医药费一万多。除了诊断出二姐不是感冒之类的病以外,医生就连二姐什么血型都不知道。不得已,二姐被转到肿瘤科。从血液科转到肿瘤科后,所有要做的检查又重新做了一次,就连尿检也没落下。二姐是发高烧、不能吃饭。病情比前些日子更加重了。
  
  主治医师是肿瘤科的张主任,他叮嘱二姐做个肠镜检查。遵医嘱,头天晚上开始,二姐就不能吃任何东西,还要清肠,喝了1000毫升的药水,上了一夜的厕所。第二天,我用轮椅推着虚脱了一般的二姐去做肠镜检查,当二姐躺在检查工作台上,看着那的医生给姐姐做了两次肠镜检查(第一次说是没看清楚),真实地看到那个的检查,我不禁泪流满面,因为早就知道二姐的肠镜检查是多余的,不过是不甘心而已。随后的检查报告单显示:无任何异常!
  
  所有痛苦的检查过后,二姐依然没有查出任何病情,但是姐姐真的是有病了,每到夜里2点、3点,姐姐就开始发高烧,我一次一次地为她做物理降温。开始几天做物理降温还是很管用的,后来实在不能降下去,我就敲开值班医生的办公室,为姐姐开两支降温的肌肉针。因为医院的护士站没有备用药品,我便丢下发烧的姐姐,半夜三更的跑到另外一座住院部大楼的11楼取回那两支药,回来后又找到值班护士给姐姐打上肌肉针,这样的状况一直在持续。张主任又说是做几个彩超,检查肠、胃、肝、胆、脾、附件和子宫等。由于姐姐一年前做了子宫切除术,没什么可以查的了。其余的彩超做完几天后看到了结果:右下腹有异物!张主任说姐姐的异物是在腰大脊上,不是属于他肿瘤科所治疗的范围,建议我们会同骨科的医生做进一步的检查、会诊。家人找到了省医院骨科的专家为姐姐的病情会诊,会诊的结果是:骨科专家认为这不是骨科的问题,异物不在腰大脊上,而是在右下腹。建议肿瘤科的主治医生对其做进一步的检查和诊断。
  
  但是,肿瘤科的主治医生张主任依旧坚持说是异物长在腰大脊上,想把姐姐转到骨科治疗,而骨科的专家作出的诊断很明确。万般下,张主任又建议姐姐在长了异物的病灶区做穿刺手术。这样姐姐又被安排做武汉癫痫医院,治疗癫痫看这里穿刺手术。手术由张主任自己亲自做。
  
  早上,我用轮椅推姐姐去二楼小手术室,张主任说是那个的穿刺手术一会儿就会做完。但不知道怎么了,张主任发抖的手居然做了两次才得以取到标本。而姐姐每次将这样痛苦的检查需要做两次才能完成,我想,这难道是上天对姐姐的惩罚吗?为什么会这样的折磨姐姐呢?然而,就是这个简单的穿刺手术使得姐姐以后的病情更加的恶化。
  
  下午5点的时候我去化验室取化验报告单。姐姐的标本不知道让化验员丢哪了,找到后我自己确认了一下标有姐姐姓名的标本让医生给化验。那个戴眼镜的女化验员一边和一位男医生打情骂俏,一边在显微镜下看标本。心不在焉的看了一会说:“呀,标本给放反了!”翻过来标本的正面后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一会儿,把姐姐的标本递给一位老大夫,那老姐姐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没吱声。低头想了想,写了这样的结果:病例检查无异常!
  
  可是,我从老姐姐那个眼神里看出,老姐姐新的病例了,她说不出该病例的名称。出了这样的结果,我是无话可言的。只是这一刻,我发现姐姐的病是个不一般的病,绝非那老姐姐说的未发现异常!
  
  此时的晴好,我却顿觉冰冷!我攥着化验报告单去找张主任。张主任看着化验单自顾自地说着话:“这就奇怪了,怎么什么都正常啊?我想,这是腰大脊上长的异物,可能是肿瘤吧,要是肿瘤,那就麻烦了!”他的嘴唇清清浅浅地在自言自语,随手往上扶了扶他的眼镜。我看见他没有太多的表情,看惯了生死病人的医生,此时依然是镇定如山。他胸前挂着的工作牌上写着:副主任医师、肿瘤科副主任的职位和职务。虽说他在自言自语,但我觉得他的自言自语依然有他的权威之处!我茫然地退回在医院的走廊里,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个没有结果、又写着结果的化验单,几次想拨姐夫的号码,却始终没有按下发送键,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喜还是忧?我不知道。我旁边坐了一位病人老太太,她看出了我的惶恐不安,便安慰我说:“大姐啊,你不要担心,没什么事的。”我看着这位干练的老太太,她一定认为是我有病了,我的嘴角挤出了一丝笑容。一句话也不想说,我只是坐在那里稳定自己的情绪。
  
  回到病房,将化验单给姐姐看,并没说张主任的那一席自言自语和在化验室里看见的老姐姐的那个眼神。看着姐姐憔悴的面容上带出来的那一丝,我的心被揪了起来,在化验单上看来没什么病的姐姐此时已经是被病魔缠身了!
  
  我自己在心里盘算着,和家人商量一下,应该重新找一家医院再行检查。随后我主张家人应该让二姐转院去北京,家人不同意。鉴于姐夫工作的忙碌,去北京检查也很有些不。于是又建议让我二姐转到二医院去检查,因为在省医院里二姐住院将近两个月,病情的检查还是没有进展,除了那一次张主任有意无意的自言自语之外,没有和我们正式的谈过二姐病情的真正结果,而我几乎每晚就在对姐姐护理高烧不退的状况中。
  
  这样的住院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想转院,只是省医院的医生还不让转,因为他们没查出病因来,似乎是自己对自己下不了台。家人在此时已经开始在二医院找到了一位研究和治疗肿瘤的专家,想对姐姐在省医院所作出的右下腹的异物做一次确认,想知道这个癫痫病小的时候有那些症状?异物是不是肿瘤。但是在省医院所做的检查结果的报告单无论怎么也调不出来,医生不允许在他们医院所检查的结果拿到别的医院。
  
  于是,我很卑劣地做了这样一个决定:去偷那几张重要的检查结果报告单。第二天一早,我和家人商量好了对策后我就去找护士长,说是要把二姐的病例拿去五楼骨科专家那里会诊,护士长把病例本交给了实习的一个,叮嘱不要把病例交给病人家属。走到五楼,我从那没有经验的学生手里要过病例本,说这病例本我必须亲自交给专家要签字的。其实,那天早上骨科的所有大夫都在开晨会,根本不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我借机从病例本中抽出了几张重要的检查结果报告单,顺手递给了早已等候在楼梯口的家人,把病例本交给了学生,我就这样将检查报告单顺利地“拿”到了二医院让专家会诊。
  
  家人走后,我和姐夫随后就来到了张主任的办公室,我们想和他找个说法,为什么住了两个月医院的姐姐总是查不出病情的?此时,我们家人都想好了要为姐姐转院了,我也就没什么顾虑的可以和医生论理。或许是我不友好的态度激怒了张主任,他说话更不友好,以致于我和他吵架:“没有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啊,我姐姐在这个医院住了两个月,你们就连我姐姐是属于什么血型都不知道,你还凶什么?医药费都花了将近两万多了,你以为我们老百姓的钱是在河边晒干的吗?两万块钱就在这里打了水漂,你们就连都不眨一下,连最起码的同情心都没有!你们的职业道德是什么?”医生依然是凶巴巴的,还拍桌子和我争了起来:“是你们选择我们医院的,而且签了协议要配合医生查出病因的。我们也正在努力的做着检查,必要的医药费还是应该掏的,我们不是慈善机构!”“你是说我们不配合你们的检查吗?我们是欠了医药费了?还是刁难医生做各项必要和不必要的检查了?这样的检查结果是什么?”我的质问使得张主任无话可说。可是,这位医生显然是不想我姐姐这个病人,一是因为姐姐的病使他束手无策,他下不了台,一是因为家人没欠一毛钱的医药费,总是很积极的为姐姐着想。医生以为即便查不出病,还不至于有之忧。这是医生的侥幸心理。张主任还是说服我们,会同主任医师再给姐姐的病情会诊。在主任医师的办公室里,戴着老花镜的、被医院返聘的老医师轻描淡写地问了一下姐姐的病情,在我出离愤怒的争吵中,同意我们去另外的医院为姐姐的病情做详细的诊断。就这样,张主任脸上带着很无奈的表情才情愿提供检查结果的复印件让我们去别的医院。在主任办公室,家人都在,但是,他们都有礼貌地和张主任他们理论,而我早已没有那个耐心了,在他拍桌子骂人的时候,我也开始了自己作为一个的反击,我也拍桌子和他较劲。我想,那时的我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控制能力,为了姐姐,我甚至会动手撕住张主任的衣领,让他说出这两个月来检查的结果。此刻,我真实地体会了“兔子急了会咬人”这句俗语的含义。
  
  姐姐的手术做的极为艰难,当家人拿着被我偷出省医院的检查单和二医院肿瘤科的各个专家会诊后,当即确诊了姐姐的病情。在省医院里,张主任的自言自语,或者说,那“权威”的猜测果真言中了,但姐姐的肿瘤并不在腰大脊上,而是在右下腹大动脉血管处的特殊位置,手术稍有不慎就会危及生命,甚至下不了手术台。而在省医院做的穿刺手术间接地起了扩散作用。做手术汕头市有癫痫医院吗的老专家手术结束后在给我们叙说手术情况时说:“这样的手术我在八年前地做了一例,这是在八年后做的最艰难的一例手术”。看得出,老专家在几个小时的手术过程中已是大汗淋漓。
  
  被切除的病灶体在将近一个月以后才在二医院肿瘤科的各专家通过网上查找资料、化验、分析、鉴定后确定为“无性细胞瘤”。一个罕见的病例!此后,二姐的病例在二医院作为了一个研究课题。
  
  成功的手术使我们一家人感到无比的欣慰,我们尽心尽力地照顾了姐姐出了院。
  
  然而,姐姐在州县上班,姐夫的工作是忙碌的,请假比登天还难。总是不能陪着姐姐,但是,每到了周末的时候,姐夫就会回到西宁,陪着姐姐在泰宁花园里散步、吃饭。姐夫陪着姐姐走过了20年的,他们相亲相爱,相互鼓励着走过了20年。不知道是谁说过,最的如果可以留在的身边,这便是赢了。我想,姐姐和姐夫都赢了,他们相亲相爱的彼此陪伴了20年,尽管这样的年华是短暂的,而他们在这短暂的年华里,共同走过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养育了他们的孩子顺利地走进了高等学府的大门。
  
  有时候,我一直在想,在我们一家人聚会的餐厅里,一家人陪着,乐融融地演绎着我们温馨的爱。第一次感觉到近在咫尺的姐姐是陪着我们、陪着我们的母亲走过了这样美丽的时光。从那以后,我们便没再去过那个餐厅,那个留下我们的餐厅。我会,我的家人也会。
  
  姐夫陪着姐姐去逛街,姐姐很久都没能够上街了,大病初愈后,姐姐的脸色好了许多,因为在医院的时间过长,姐姐甚至不敢过马路,然而有了姐夫陪着,有什么样的困难可以阻止爱呢?
  
  想起姐姐的孩子3岁的时候,我和姐姐、姐夫、孩子、还有我们的母亲,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拍照片的日子,那时候的姐姐是那样的有朝气,那样的、那样的!有那样快乐的!照片里的姐姐是美丽、年轻!她每天骑着单车去上班,拥有着自己温馨的日子,因为有爱在身边、有爱人和孩子在身边。
  
  我躺在床上,在每一次辗转反侧的里,都是出现姐姐那最后的日子,失去思维的姐姐被姐夫有力地拥在怀里,而姐姐的里,已经没有了那种幸福,只是机械地重复着一句话:“我的腿疼死了!”我默默地不敢出声,我想逗姐姐笑一笑,可是,姐姐的一笑也只是个表情。能干的姐姐为什么会成为这样了呢?我一直不敢正视这个残酷的现实。姐姐去世后,谁来容忍姐夫偶尔的小孩子般的烦躁?谁来为他打点?谁来会给他在喝醉酒时象哄孩子一般的哄着睡觉?谁会在每个周末的夜晚陪着他散步?絮絮地同他说话?谁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和他十指相扣地走完这长长的?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我盼望着每天的暖暖地升起,那样,我的姐姐还会在阳光下和时间做伴,和我们做伴,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成人。
  
  三个月后,由于姐姐的身体状况未能做化疗,腹部尚不能切除殆尽的肿瘤又一次复发。不得已,姐姐又一次住院,进行放疗和化疗。45岁的姐姐一头浓密的黑发在化疗中变成了光头。放疗使得右腿部的血管硬化,血液不能循环。右腿肿大不能下床走路。而乐观的姐姐在医院里和病魔做着顽强的抗争。这段时间里,病情趋于稳定,我也由于工作的关系,不能经常照顾她。我觉得姐姐会好起来预防癫痫复发的方法,姐姐也真的好起来了,三个疗程的放疗和化疗后,姐姐自己可以外出活动,慢慢的可以上街购物了,她住在妈妈那里,陪着妈妈过了半年的日子。
  
  孩子放暑假回来了,姐姐和孩子回了自己的家。以后的日子里,姐姐的病情反复无常、时好时坏,因为不能再做化疗,终于在无法坚持的时候,再一次住进了医院。
  
  最初的几天里,姐姐还有自己的思维,还可以和家人聊天。而随后的日子里,姐姐没有了往日的,更没有了往日的欢笑,病魔的折磨下,姐姐枯瘦嶙峋。疼痛使她无法休息,依靠止疼片来维持最后的生命,那美丽的脸庞失去了昔日的光彩。
  
  姐姐的个子1.75米,是我们县城篮球队的主力,是个左撇子,昔日的英姿飒爽此时已经看不到任何踪迹了。有的,只是那张憔悴的脸和已经无神的眼睛。
  
  姐姐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样睡着才能舒服,身边一刻也不能照顾她的人。在最后的45天里,后面的日子几乎不能入睡,十分依赖家人,特别是我。我一刻也离不开病房,有时候感觉真的很累的时候,需要反复的跟姐姐请假批准我才能走开。那些日子,一家人陪着姐姐走了一路的艰辛、一路的痛苦。姐姐依然走完了自己46岁年轻的生命,家人终于也没能姐姐为我们创造奇迹。
  
  白衣蓝裙的时候,姐姐遇见了姐夫,他们一见钟情,没有尘世的繁琐和计较,眉眼里除了爱,还是爱。20年里,姐姐始终是姐夫掌心里的宝。在那些纯洁的里,他们互相心无旁骛地彼此陪伴着,而这些都成为了彼此奢侈的经历。这一生,这短暂的20年,他们依然地只能生同衾、死不同冢。这或许也是所有人的悲哀吧!
  
  姐姐最后的三天时间里,分不清白天和了,甚至不能喝水了,止痛药片虽说按时喂着,可姐姐难以下咽,都含在嘴里,我几乎欲绝,但是我不能哭、更不能倒下。此刻,姐姐活着,对我们家人就是安慰,即便她不能说话。可姐姐还是走了,我想,她只是走出了时间,走出了我们的生活,甚至只是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我们再也看不见了,永不相见了!但她活在我们的心里、里、活在我们的生命里。
  
  姐姐依赖姐夫,在她小憩的时候,需要拉着姐夫的手,或者要看见姐夫要坐在她的旁边,他们是那样的相爱。姐夫宽阔的后背都承载了姐姐的开心、、痛苦、甚至耍赖。
  
  姐姐拉着姐夫的手,欲言又止,姐夫问:“你怎么了?”“没怎么”。姐姐又摸着姐夫的脸庞说:“我看见你脸上有个东西,我替你拿掉”。事实上,姐姐不过是不舍得离开而已。她再一次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我想,她不过是想记住这个面孔吧?姐姐的爱无人可以代替!
  
  姐姐走了!地走了!
  
  我哭了!我大姐哭了!我大哥哭了!我大嫂哭了!而我看见我姐夫的哭在内心,他从胸膛深处发出了一声叹息!我终究明白:姐姐的爱真的是无人可以代替!
  
  下葬姐姐的那天,我哭的失了声,可是哭又能怎么样呢?远去的姐姐在另外一个里了,她听不见我们的!
  
  我只时空可以多维存在,让我们在另外一个时空里再次相见。再一次地演绎我们的爱!
  
  

上一篇: 卫风

下一篇: 咏梅(外三首)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